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檔案政務 > 檔案動態 > 本市動態 >正文
老報紙訴說北平和平解放
 文章來源: 默認部門 瀏覽次數:    時間:2019年01月30日

北京市檔案館 1月29日

慶祝北平和平解放70周年

北平獲得和平解放,促成的因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人民解放軍強大的軍事壓力,其次是傅作義等一批國民黨高級將領覺悟。可以說,北平的和平解放,是由于外因和內因共同作用的結果。除了內外因的相互作用和地下黨的積極活動之外,還有一個因素發揮了促成作用,即當時北平城內的一些報紙起到了很有效的輿論導向作用,尤其是《平明日報》和《新民報·北平日刊》,對和談氛圍的營造發揮了重要作用。

《平明日報》是抗日戰爭勝利后由傅作義在北京創辦,社長崔載之,采訪部主任李炳泉。對崔載之和李炳泉,熟悉北平和談那段歷史的讀者都不會陌生,他們是國民黨華北剿匪總司令傅作義與共產黨接頭談判的秘密代表,也是促成這次北平和平解放的重要人物。

崔載之,1904年出生于河北行唐縣,1932年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1937年在全民抗戰爆發之際,棄文從軍,到傅作義所率領的國民革命軍第三十五軍擔任宣傳科長,1938年升任政治部副主任,日本投降后傅作義又安排他在北平創辦《平明日報》。崔載之雖身在國民黨反動陣營中,但心懷正義感,思想比較進步。平津戰役之初,圍繞北平出路問題,他曾幾次向傅作義流露,無論是對自己軍隊的前途還是文化古跡的保護,都應該走和談之路。傅作義對他的為人很放心,所以第一次與我軍接觸就派崔載之擔任傅作義代表,與我平津前線司令部接洽。

李炳泉,河北任丘人,1919年出生,1937年畢業于山東省立濟南中學,1940年畢業于西南聯大。在西南聯大讀書時,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1943年又到過復旦大學讀書,抗戰勝利后在《益世報》和《平明日報》當記者,后來升任采訪部主任。

平津戰役發起之初,我黨內線幾經對傅作義做起義試探,覺得存在可能,于是黨組織指派李炳泉通過其堂兄李騰九與傅作義直接發生聯系,說明可以帶傅作義代表去解放軍前線司令部談判。李騰九是傅作義親信,已有多年深交,對李滕久的介紹,傅作義深信不疑,于是便指定由崔載之任代表,隨李炳泉到我前線指揮部接洽。之所以派崔載之為代表,一方面他認為崔載之人品可靠,二是他的身份特殊,一旦被軍統特務抓住,有報社采訪身份作掩護。而崔載之和李炳泉二人,雖日常工作在一起,而且名義上一起參加與我方的談判,但李炳泉從未暴露過身份,一直以同事身份促使崔載之傾向和平。

他們二人,既是雙方和談的秘密使者,又是社會表層形成和談氛圍的營造者,所以《平明日報》的輿論導向自然以和談為主基調,對有利于促進和談的社會現象,積極報道。如1949年1月中旬,北平和談工作已經秘密進行,蔣介石嫡系將領和國民黨軍統特務嗅覺到雙方已經有和談跡象,于是大肆叫囂“與北平共存亡”、軍人當“馬革還尸”為黨國“效命疆場”。但是,也有相當一批社會名流公開為和平運動奔走呼號,《平明日報》對這場和平運動報道最詳,因為他們清楚地知道,如果社會和談風占據主流,則傅作義的心理壓力就會減小,如果讓“效忠”風氣占主流,則傅作義的和談決心很難形成。于是這份報紙對社會和談運動積極報道,特別對原北平市長何思源先生組織一批社會賢達出城尋找人民解放軍進行談判一節,作了追蹤報道。

1949年1月17日,何思源先生與北平參議會議長許惠東等組織華北七省參議長代表召開會議,成立和談代表團,通電南京政府及中共政府,要求和平解決北平問題。蔣介石聞訊大怒,指使特務妄圖加害何思源,在何宅安放一顆定時炸彈,結果炸死何家小女,何本人左臂受傷。但第二天,何先生不顧傷痛,果斷率代表團出城到海淀,尋找我方前線指揮部談判。我方四野政委莫文驊對代表團給予熱情接待。《平明日報》自1月19日起,滿紙刊載的都是呼吁和平的聲音及和平代表出城與解放軍代表談判消息。其中19日報紙的要聞標題是《帶去二百萬市民希望 和平使者昨日出城》,副題《乘車赴西郊 何思源帶傷參加 十代表昨傍晚已安抵目的地》;《四強斡旋漸趨無望 蘇拒絕調處我內戰》;《留京代表呼吁停戰昨分電孫科及延安毛澤東 請派員商談和平有效途徑》。20日,《平明日報》繼續刊登和談問題, 要聞是《出城代表圓滿歸來 和平前途極有希望》, 副題《林彪、葉劍英均在津未能見面》。

為什么沒能見到他們?因為這個代表團是由何思源等自發組織起來的,事先與中共方面沒有發生任何聯系,為使中共方面得知北平和談代表出城消息,廣播電臺向西直門外解放軍前線廣播多遍。事實上我方并沒有聽到廣播,或者是前線戰士沒有及時上報。莫文驊同志的《回憶解放北平前后》一書介紹:“一月十八日,我軍西直門方向前線部隊報告:西直門內開出一輛掛著白旗的汽車,車子一直開到我方陣地前。經過盤問,知道是國民黨北平市市長何思源先生率北平各界代表來和我方談判,并要求見葉劍英同志。”

《新民報·北平日刊》是南京《新民報》集團的一個成員,1946年4月4日創刊,主持人張恨水是進步人士,十分熱心和平運動,在北平解放前夕為營造和談氛圍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這從當時該報版面標題就可以感受得到。

如1949年1月19日一版頭條《華北促進和平代表赴西郊訪葉劍英》,副題《吁請即時休戰再商局部和平 并留駐西郊一宵定今日返城》;《京中研究中共條件和戰抉擇即決定》;《民社黨張君勵建議總統訪美 認中共條件可商量》;《全國和平促進會二月十日在滬舉行 留京國代呼吁和平》。在左下角,刊載一篇通訊《華北和談代表悄悄出城記》:“在代表團沒有到達西直門以前,里里外外的軍警,也都渴望著他們。任行健少將說:‘一清早就有好些人打電話問代表團出城沒有。’代表團的汽車一到,門洞里的人都興奮起來,一位警士笑著說:‘噢! 何市長帶著傷也在車里頭呢。’守城的軍警,很客氣的問了一下多少位?車上說連開車跟車的兩位算在一起,一共十四位,警士一揚手,車就開出西直門,在夕陽斜輝之下,踏著雞犬無聲的西郊平原,走向另一個天地去了。”北京各界企盼和平的心情,躍然紙上。1月20日《新民報·北平日刊》繼續報道人們翹首以待的消息。第一版要聞有《政府決遷廣州政院決議雙方停戰 立委請總統立即行動》; 另一條是《華北局部和平已獲初步懇談 促和平代表海甸歸來當與剿總方面接觸》。

當時和談空氣彌漫全國,在北平社會各階層強烈呼吁和談的同時,其他省市包括南京政府也都企盼和平局面的到來。所以,20日北平各家報紙都以期待的目光,等待各方面和談信息的到來。《平明日報》的第一版,便是反映整體和平形勢的,頭版頭條的引題是《政府順從人民愿望 祈求和平早日實現》,主標題是《愿與中共立即停戰各派代表進行和談》,副標題是《政府會議昨對時局重大決議 將有文告發表答復中共聲明》。21日,和平運動又有新進展,該報一版正中有一條消息,雖不顯眼,但很重要,標題《和平即將到來 大家正在努力 權威人士說結果必圓滿》, 內容如下:“本報訊 據某權威人士昨天晚上對記者說,北方局部和平到來的日期,已更接近了我們。但他不愿說明和平到來的確切時日,他說:和平努力在繼續進行中,并已獲得決定性結果。他表示,過去所進行的和平努力,現在已成一條主流。他說:條條大道通羅馬,但來自各方面的路已經連接在一起,正向著一個目標前進。記者曾以各種努力向其探尋和談結果,他沉吟良久才說:現在還未到發表時期,但終有一天早晨,大家會聽到和平的鐘聲。他又補充說:從現在的情形看,可知雙方已在停戰狀態中。他最后表示:相信和談結果,會比一般人所想象的為佳。”實際從后來了解那段和談內幕情況看,這條消息極有可能是崔載之和李炳泉二人以訪談為藉口,向社會透露消息,讓大家思想有所準備,以免大家對和談結果的公布感到突然。22 日,雙方達成和談協議,傅作義方面接受和平改編方案。

23日的《平明日報》同時發布了四個重大新聞,一是22日下午6點,傅作義將軍宣布接受和平改編文告;再是蔣介石下野;三是李宗仁任代總統;四是國民黨政府決定,派代表來北平與中共和談。23日《平明日報》一版要聞標題的引題是《保全故都人民文物 促成全國徹底和平》,主標題《傅總司令發表文告 雙方協議昨起休戰》,副標題《設聯合辦事機構處理軍政 城內部隊移城外實行整編 各機關暫維現狀保障安全》。

對北平的和平解放,新上任的代總統李宗仁有什么樣的表現呢?24日《平明日報》的一則消息可以說明:《李白派代表來平 攜李致傅總司令親筆函 對北平和平成功表欣慰》:“李代總統、白總司令崇禧,特派私人代表劉仲華、黃啟漢二氏于昨午專機抵平,攜來李代總統致傅總司令親筆函一件,已于昨晚轉交,聞函中除致問候之意外,并對北平獲得和平之協議表示欣慰。”當然,李宗仁、白崇禧此時有這樣的舉措,另有一番用意,即讓全社會都知道他們是主和派,而其內心則是有意向中共示好,以便促成和談成功,實現他們與共產黨“劃江而治”的南北兩政府格局。

稿件來源:《北京檔案》雜志

作者:李潤波

香港马会内部两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