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檔案政務 > 檔案動態 > 本市動態 >正文
一道關乎城墻存亡的諭旨
 文章來源: 默認部門 瀏覽次數:    時間:2019年07月25日

北京市檔案館 7月23日

《清實錄》中有個叫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嘉慶皇帝一道諭旨差點讓北京的城墻垮了,只好重新下旨挽救局面,皇帝自己也實實在在鬧心了一回。

這第二道諭旨原文如下:

“諭內閣:前因提督衙門奏盤獲偷竊倉米一案稱,靠倉城墻所生雜樹,易于攀援上下,降旨令該管衙門即行芟除。原專指近倉城墻樹株而言。并未將各城墻樹木概行砍伐。所降諭旨甚明,乃提督衙門咨會工部將正陽門、永定門等內外城墻大小樹株盡行砍鋸,并欲連根刨撅,粘修磚塊,此又系明安器小易盈、遇事張大之明證。今工部堂官奏稱,樹根與土脈相聯,應請停止刨挖其各城墻大小樹株,仍請全行砍伐亦屬非是。試思正陽等內九門永定等外七門海墁排垛宇墻雜樹共有一千五百余株,若概令紛紛砍伐,成何事體?且與前次諭旨不符,此事仍交提督衙門,止將城墻靠近倉庫一帶所生雜樹易于攀援上下者量為芟除枝葉,亦無庸刨挖根株,余俱不必砍伐。”

短短百來字的諭旨實際上講述了好幾件事情。先是京師有不少糧倉的修建挨近城墻,常有小偷攀爬墻邊雜樹翻越城墻,偷盜倉米來去自如,掌管京師治安的提督衙門就此事向嘉慶皇帝稟報,于是皇帝諭旨“靠倉城墻所生雜樹,易于攀援上下,降旨令該管衙門即行芟除”,以斷絕翻墻盜米之人的捷徑。該事情交由提督衙門的長官、時任步軍統領的明安負責。但令嘉慶皇帝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奉旨砍樹的明安大人居然下令“將正陽門、永定門等內外城墻大小樹株盡行砍鋸”,這樣還不算,還打算將樹木“連根刨撅,粘修磚塊”,雖然明安很賣力,但負責工程建設的工部官員卻看不下去了,找皇帝稟報說:“樹根與土脈相聯,應請停止刨挖其各城墻大小樹株,仍請全行砍伐亦屬非是。”原來樹根與城墻基土相連,而根據諭旨的說法“正陽等內九門永定等外七門海墁排垛宇墻雜樹共有一千五百余株”,這一路刨下去,城墻豈不是要一路塌掉了嗎?這也難怪工部官員著急。

將環城的樹株盡數連根刨出將會危及城墻的根基,這么淺顯的道理,身負京城治安重任的明安卻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清理樹木以防盜賊偷米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因為他的命令城墻卻差點被毀,要知道冷兵器時代的城墻可是守護城池的根本,明安之舉不正是“自毀長城”么?

明安自作聰明、一味討好的舉動十分糟糕,就好像獻殷勤給皇帝扯平龍袍卻把龍袍給扯了一角,刨樹刨到連城墻磚塊都碎裂崩壞的地步,卻還不放棄刨挖,真可謂聞所未聞。諭旨上嘉慶質問明安“試思正陽等內九門永定等外七門海墁排垛宇墻雜樹共有一千五百余株,若概令紛紛砍伐,成何事體?”顯然對明安辦事不經大腦極為不滿。按理說步軍統領位高權重,能擔此任者應該還是比較有能力的,但明安卻連砍樹這么件小事都能辦得這么叫人窩火,這到底是嘉慶皇帝看走了眼,還是說明朝廷,或者直白點是族中無人呢?或者真的并非嘉慶太沒眼光,而是他擇官的范圍太有局限性。清廷在那個時代畢竟屬于異族入主中原,朝廷里面掌握實權的高官們十有八九還是滿族或者至少是旗人出身,步軍統領一職乃是京城武裝警衛司令,官居從一品,從康熙年間起就唯有滿人能任職。明安正是嘉慶寵臣布顏達賚的胞侄,屬世家舊族,嘉慶也曾肯定過他是世族中可以造就的有用之材,著意給予提拔,步軍統領一職交付明安,可以看出嘉慶確實對明安抱有很高期望。

《清實錄》只是講述了事情的經過,但是明顯可以感覺到嘉慶皇帝的郁悶與無奈。短短百字的史料中,有嘉慶對明安的評價:“器小易盈、遇事張大”,這不就是責罵明安喜歡自以為是、好大喜功么,明顯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后來為懲治八旗子弟頹廢腐化的習氣,嘉慶皇帝毅然將這位曾經無比看好的世家子弟流放到東北,估計不僅僅只是因為“整改”的決心,而是明安太叫人失望,嚴重傷了皇帝的心。

所以,最后嘉慶又下諭旨說:“此事仍交提督衙門,止將城墻靠近倉庫一帶所生雜樹易于攀援上下者量為芟除枝葉,亦無庸刨挖根株,余俱不必砍伐”,把清理的范圍與清理的方法都一一寫在了諭旨上面。

稿件來源:《北京檔案》雜志

作者:賈若釩

香港马会内部两码中特